<th id="lteko"><sup id="lteko"></sup></th>
  • <center id="lteko"></center>

  • 哈爾濱海大飼料有限公司
    imgboxbg
    /
    /
    /
    皮毛價格預測分析

    新聞中心 / NEWS CENTER

    資訊分類

    皮毛價格預測分析

    皮毛價格預測分析

      皮毛發展艱難性帶有短暫機遇挑戰的 2014年已經過去,新的2015羊年已經到來,在此新年之際祝皮毛各界同人及關心支持皮毛事業的各位領導: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身體健康、合家歡樂!本 人(張國昌)應中國皮毛信息網皮毛養殖發展預測委員會的要求作2015年皮毛發展預測報告。謝謝大家建議僅供參考。
      皮毛行業中流傳一句俗語:“皮張價格三年一小變五年一大變,一旬一洗牌”的說法,這句話在皮毛行業中有著一定的發展道理。自2013年的報告中我就點明皮毛行業出現拐點,皮張價格下行壓力增大,養殖應以調整為主,結構以優種精養提質為目標,發展結構規范程序化養殖,這一理論并沒有讓大家逃過養殖利潤急速降低的災難,暖冬效應的影響真是太可怕了。下面總結一下2014年的養殖情況:
      一、養殖數量的發展基礎 到2014年產仔期狐貉貂產量仍居高不下,據當時統計水貂養殖種群略有優化,并沒有達到精養的結構,粗略養殖盲目擴群就能掙錢的思想已經把養殖戶推到了懸崖邊。貉子皮由于2013年價格的頂峰養殖擴群一觸即發,到2014年產仔期統計數量是上年的一倍以上;狐皮中藍狐皮種源退化,養殖規模發展緩慢,數量上升適中,質量提升較快,目前質量已經接 近國際化水平;而銀狐皮產仔率高數量增生較快,質量也有所提升,但國際化程度仍還有一段距離。
      二、外部因素的不確定性 國內2013年的暖冬導致皮草服裝銷售不佳,成品服裝積壓嚴重,加工商資金周轉艱難;國際不確定因素增多,首先經濟增速放緩,消費水平下降,奢華商品滯銷加??;其次是個別國家之間矛盾激化升級,拖累周邊國家及合作的貿易國。中國皮草出口的第一大貿易國俄羅斯就是一個典型的范例,先是烏克蘭矛盾危機再是盧布大幅貶值,整個一年出口到俄羅斯的 商品數量一降再降,皮草制品出口成了皮毛價格下降的主要因素。
      三、內部氛圍的潛在動力 皮張價格的下降招來一部分做內銷加工商的興趣,但無奈服裝庫存堆滿待銷,只有適量搞一些內銷適應的加工。以上這些便是在2014年影響皮毛發展的部分因素。
      在2014年3月我發表的《2014年皮張后市發展盤點》中我說 過預計各種皮張價格將先后調整到成本邊緣,當時我就已經告訴大家到冬季新皮張上市價格將下調到成本上下,這是不爭的事實。到冬季新皮上市后貂皮中黑母皮價格在70-90元,公皮價格價格在120-150元,其價格已經降到成本以下了,養殖戶真是最慘的一年,彩貂皮價格相對高些,獺兔呢同樣也是這么慘,到目前為止獺兔較高質量的價格已經降到每斤8元左右,中等價格已經在成本往下了,養殖戶在忍痛殺種,在此我要強調獺兔數量一定要調整到合理位置,不然養殖只有虧本。在貉子皮中皮張價格緩慢回調,其價格基本也在成本上下波動,唐山昌黎一般中路皮價格在250-280元,貉皮價格在320-350元,養殖戶利潤微乎其微,在狐皮中銀狐皮高質量價格回降到330-360元,一般中路皮價格在300元左右,皮張價格已經接近養殖成本,但藍狐價格居高不下,高質量價格在 850-900元,一般中等質量價格在650-700元,特路皮價格在1000元左右。當前皮張價格發展到現在到2015年該如何呢?價格能否有所回調呢?機遇又在哪個時間段呢?養殖戶養殖發展又何去何從呢?帶著眾多疑問在此我簡單談談個人的一些觀點,分享給皮毛界的朋友們僅供參考。
      先從養殖戶的養殖談起,目前最使大家關注的養殖莫過于水貂了,國產山東土種水貂皮價格受2013年暖冬的影響價格回落50%,接著又受盧布貶值的拖累下降了20%,到現在為止所賣皮張價格養殖戶賠本不夠飼料錢,繼續養吧不但沒有發展方向反而白受累,如果全砍了不養又不甘心怎么辦呢?要按我的建議長痛不如短痛,一刀切就不如不養了,把土種乃至二叉的全部砍掉,然后根據自己的資金狀況適當發展一點優良品種,因為優良品種不但能適應國際出口需求而且更能便捷內銷加工,這樣既抗風險又不至于虧本。有人說良種不好養,如咖啡紅眼白,尤其是美國短毛黑,這我也知道,短毛黑難養產仔率低需要時間培養,但按目前貂的發展情況看,要養必須養好貂,這是時代發展直趨,歷史的車輪不會倒退只有前進提升,現在就看誰的養殖思想進步誰的就能提前從困境中擺脫出來,所以我要求大家盡快改變自己早日站穩腳跟,為今后幾年貂皮后市輝煌發展打下基礎。
      舉一個非常明顯的范例就是當年的藍狐養殖,當年土種藍狐個體小80cm就是最大的了,毛絨也不太好,經過引種改良人工輸精,使藍狐皮個體大毛絨豐厚,特路皮長達一米一二,可以和國際皮張比個上下。在此不必多談,就是希望養殖戶解脫思想超前發展,從養殖結構講優良品種不好養產仔率低,需要時間培養,在此我覺得貂皮在今后的發展過程比較緩慢,價格一時難以回升,短暫小的波動是有的,不會有較大變化,所以正合適養殖。在這一段時間里培養孕育良種等待更輝煌時刻的到來。藍狐養殖在近兩年來由于種源基因層面減弱再加上人工受精技術有待提升,產量普遍一直偏低,并且國際的種源又引進不到國內,要想發展提升在此我希望養殖戶在種源方面進行大調動,南狐北調而北狐南調,形成一個大換基因的角度,這樣一來可以暫緩基因層面的近親化。
      從養殖結構來看目前養殖量還不算多市場供需基本平衡,價格處于中上位水平,養殖要以進一步優化種源進一步提高皮張質量為主,適量養殖數量,不要盲目擴張群體,因為貂貉子價格都在成本基礎上下,不排除今后那年價格也降到成本價位。至于銀狐我直說一句,銀狐時尚已經過時,目前養殖必 須適量縮群,以優種提質為發展目標。貉子今冬以來價格緩慢回落,養殖戶也比較憂心,辛辛苦苦不掙錢你說咋辦,的確貉子價格即將逼近養殖成本,養殖利潤微乎 其微,甚至養的差的已經傷到本了。在此我建議大家在貉子種群方面要與市場需求結合,把該淘汰的種盡快砍掉,養一些青針紅絨或黑針紅絨的品種,這兩種皮張適應市場需求,同時對養殖數量結構看要適量縮群,因為價格高峰剛過不會再有較大反彈力度,只有緩慢調正來應對市場需求,所以今后年份中養殖要提高質量穩定數 量為基礎,盡量不要擴大養殖規模來穩定供需飽和度。搞養殖最后我告訴大家要有高瞻遠矚的目標,平穩的養殖心態,積極響應市場需求,抓機遇規劃性養殖。
      再說2015年皮毛行情發展,時間好快2014年皮毛市場漸已基本休市,2015年的鐘聲即將敲響,進入2015年皮張價格如何發展這是大家最關心的事了,在此我只簡單談談我個人的看法僅供參考,先從市場說起,因為行情發展離不開市場的需求,在目前自元旦過后皮毛市場行情出現一刀切的態勢,大家都估計元旦后市場皮張會有個小幅反彈,沒有想到皮毛并沒有如大家所愿,不但不回彈反而價格反復緩慢回落,這也是因為今年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冷,服裝銷售相對也不是那么暢旺,加工商的資金回攏步履艱難。再看第41屆北京會展來往的客商少于往年,訂單就不必說了。2月初俄羅斯拍賣會和時裝訂貨會均不理想而結束,至于2月的香港展會估計也不會太理想,但丹麥和北美拍賣會爆出較好的競拍消息,貂皮價格均有不同程度的漲幅,這無疑是對貂皮一個有力的支撐。在此我就說說國產貂皮的后市發展,元旦前后我到商場感受到今年貂皮服裝價格偏低,所買的人群較多內銷偏好,這也就是我讓大家養優良品種的原因吧。從貂皮后市發展來看,國內貂皮數量庫存依然較多,據統計當前養殖戶手中存有大量公皮,而且公皮只能適應出口,現如今沒有外單使用少銷售緩慢,需求以服裝路為主滯銷嚴重,預計等到2015年開春后國產春皮也不會有潛力可挖。再說隨著歐元大幅貶值適應國內需求的進口皮張大量源源不斷輸送到中國,這也是我說貂皮養殖后市發展緩慢的主要原因,這時可是大家搞養殖最好的培育育種的最佳時間。再說藍狐皮外銷幾乎為零,只靠內貿拉動還不足以讓藍狐皮價格上升,等到過完春節到市場開始就已經進入了三月份,到那時又面臨3月芬蘭拍賣會的考驗,預計藍狐皮進入2015年后應該先出現一次調整。最后談談貉子皮的后市發展,近來貉子皮價格略有微落逼近成本,進入2015年市場開市就面臨春皮大量上市時期,由于沒有外貿訂單,再加上國內外經濟下行消費疲軟,冬季不冷服裝銷售艱難,中間商手中皮張屯放 較多等等原因的影響,春皮價格將有再次探底的風險。整體來說進入2015年各種皮張價格將被2014年的洗牌效應所影響,將出現新的皮毛價值觀, 應以新的價位新的機遇新的挑戰引領2015年皮毛行業的發展。
     

    聯系我們

     

    哈爾濱海大飼料有限公司

    地址:哈爾濱市香坊區向陽鄉東勝村

    電話:0451-82037978

    哈爾濱海大飼料有限公司

    掃一掃,關注我們公眾號

    版權所有:哈爾濱海大飼料有限公司   黑ICP備15001168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哈爾濱

    欧美大胆a级视频,成在线人视频免费视频网页,A级一片男女牲交,免费A片在线网站大全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